注册  ?#19968;?#23494;码
     
 

艺术品买卖的前世今生

2019-6-5 14:07| 发布者: zhcvl| 查看: 774| 评论: 0|来自: artspy艺术眼

摘要: 毕加索和 Daniel-Henry Kahnweiler, 1957. 图片来源:Imagno/Getty Images对于任何刚起步的艺术经纪人来说,粗略了解一下有哪些行业巨头是十分必要的;因为在生意往来中,其他经纪人可能会把他们当做某种商?#30340;?#24335;的 ...

毕加索和 Daniel-Henry Kahnweiler, 1957. 图片来源:Imagno/Getty Images

对于任何刚起步的艺术经纪人来说,粗略了解一下有哪些行业巨头是十分必要的;因为在生意往来中,其他经纪人可能会把他们当做某种商?#30340;?#24335;的代名词或者用来指代某种经验教训。究竟谁是第一位艺术家代理人、或者第一个通过转售艺术品获利的人,这一点我们已经无从考证;但在伟大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已经开始出现藏家和艺术家之间的中间商。Giovanni Battista della Palla 是史料记载中最早的艺术经纪人之一。他将那个时代的大师作品卖给法国皇室的故事被乔尔乔·瓦萨里(Giorgio Vasari)写进了他的著作《艺苑名人传?#20998;小iovanni Battista della Palla 被历史学?#39029;?#20026;“微不足道的商人?#20445;?#26368;终还因叛国的罪名入狱。他的形象并不光彩,对于我们来说可以算是一种经验教训般的存在。他最?#31449;?#31455;是在?#28909;?#34987;斩首还是在狱中了结了自己的生命,人们?#28304;?#35828;法不一。某种程度上,他成为了公众对艺术经纪人这一角色的刻板印象的源头。而如今,艺术经纪人的职业声誉已经多少得到了正名。

纵观艺术品的经销史,我们可以看出,仅凭销售艺术品来谋生具有很高的风险。十八世纪法国著名的”奢侈品经销商?#22467;╩archand-mercier)Lazare Duvaux 就会向时尚且富有的客户供应高级家具、珠宝、陶瓷和雕塑等多种选择(Duvaux 的影响力已?#26377;?#33267;今,其于1748至1758年间的销售账目仍然为当代学者提供着宝贵的历史信息)。到了十九世纪,在许多人(甚至经纪人本身)看来,艺术品仍然是与家装属于同类,作为售卖镜子、家具、玩具?#20219;?#20214;的家装店的?#27605;?#32780;存在。在美国,最早有史可依的经纪人之一是来自波士顿的工匠 John Doggett,他于1810年开设的店铺就同?#27605;?#21806;画作和画框。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他的商店有可能成为那段时期美国最重要的画廊之一(像 Williams and Everett 画廊那样),但他却并无专门售卖艺术品的想法。这种多品类的经营手法时至今日仍然存在,许多画廊不仅卖艺术品,也会卖设计品。近年来这股风潮再起,一些最负盛名的“纯艺术”画廊都开始展出高端设计产品。这对艺术经纪人的影响还有待观察,但在这么多年来严格区分艺术与设计后,许多经纪人已经开始关注那些敢于模糊两者边界的人。

一则波士顿 John Doggett 画廊?#20998;?#21476;典大师展的广告宣传,1821年。图片来自维基共享资源

关于 Williams & Everett 画廊的插画,1882年。图片来自维基共享资源

渐渐地,艺术家与经纪人之间的关系从单纯的商业交易发展成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支持。即使商业上遭遇失败,这些艺术经纪人也会基于信任和欣赏而继续拥护他们的艺术家。对许多人(特别是艺术家)来说,艺术经纪人作为热情的赞助人的形象时至今日仍是一种浪漫的理想(走访寒冷的工作室,慧眼识得那个敢于打破常规、勤奋努力?#20174;?#34987;人们所误解的天才,即使面临着最为刻薄的批评,也不知疲惫地宣传这?#24187;魅?#20043;星)。而?#23548;?#19978;,即便是最厉害的经纪人,有?#24065;?#19981;得不“放弃”一些不好卖的艺术家。但传奇还是存在的,现实生活中也能?#19994;?#21069;文所描述的个别案例。

法国经纪人保罗·丢朗·吕厄(Paul Durand-Ruel)就是当代历史上广为人知的传奇。1831年,丢朗·吕厄生于一个画商世家,他被认为是现代史?#31995;?#19968;位向自己代理的艺术家提供?#24335;?#25903;援,并支持他们举办个人展览的艺术经纪人。他从经营巴?#20154;?#30011;派作品开始,一手发掘并扶植了一批彼时年轻气盛的艺术家,他们后来成为了大家如今所熟知的印象派画家。但他所做的一切并非是简单的?#21467;?#20043;举:几十年来,印象派画家被人们嘲笑,作品更乏人?#24335;頡?#20445;罗·丢朗·吕厄不吝购买他们的作品,后来花了多年时间才得以收回成本。他不惜成本在自?#20309;?#20110;巴黎、伦敦和纽约的画廊力推这些艺术家,坚信这种开创性形式的重要性,他最终?#35851;?#20102;大众的看法,也左右了艺术史的发展。而他最?#25214;?#33719;得了翻倍的收益,这一点也是不容忽视的。

多纳克,《保罗·丢朗·吕厄在他的画廊》,约1910年,“发掘印象派”展览,伦敦国家美术馆,2015年

皮埃尔·奥古斯特·?#30528;?#38463;,《保罗·丢朗·吕厄》,1910年,伦敦国家美术馆

从以上历史回顾来看,我们可以划分出两类艺术经纪人:第一种倾向于支持?#24418;?#25104;名的艺术家,另一种则只销售成名艺术家的作品。虽然商?#30340;?#24335;上必定存在重叠,但有的艺术经纪人对发掘和培养新兴人才毫无兴趣,他们只希望与变现能力强的成熟艺术家合作。约瑟夫·杜维恩(Joseph Duveen)就是属于这一类的代表。1869年生于英格?#24049;?#23572;的杜维恩是一位销售天才,他把家族画廊开到了伦敦、纽约和巴黎等地最为?#34987;?#30340;街区。他?#29992;?#33853;的?#20998;?#36149;族手中?#22270;?#25910;购古典大师画作,然后以一种充满魅力与自信的姿态,坚定地向客户表达他如何难以舍弃那些历尽困?#35757;?#21040;的名画,从而?#27599;?#25143;产生非买不可的想法。他通常会说自己的犹豫不决是来自于妻子的难以割舍,然而历经几轮与客户的周旋之后(作品的价格也会随着商谈次数水涨船高),杜维恩就会声明自己会想办法告诉妻子作品转手的坏消息,继而看似不情愿地松口将作品出售。杜维恩的客户包括了许多彼时美国最富有的人,如亨利·克雷·弗里克(Henry Clay Frick)、威廉·蓝道夫·?#36134;?#29305;(William Randolph Hearst)、约翰·皮尔庞特·摩根(J. P. Morgan)、亨利·?#21644;?#39039;(Henry E. Huntington)、?#30028;选?#20136;利·卡瑞斯(Samuel Henry Kress)、安德鲁·梅隆(Andrew Mellon)、约翰·洛克?#35780;眨↗ohn D. Rockfeller)和约塞夫·魏登纳尔?#24076;↗oseph E.Widener)。杜维恩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意识到了这一点:对于那些有着无尽财富的人来说,他们可以购买数之不尽的东西,但金钱无法等价的不朽却唯有艺术才能赋予。

?#27492;?#26364;拍摄的约瑟夫·杜维恩肖像。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当杜维恩从销售已逝艺术家作品中牟取了丰厚利润时,与他同时代的另外两位艺术经纪人——安?#32426;?#33586;·沃拉德(Ambroise Vollard,1866-1939年)和丹尼尔·亨利·坎魏勒(Daniel-Henry Kahnweiler,1884-1979年)正全力将人们的视线和金钱转移到彼时?#20998;?#30340;在世艺术家,那批后来成为了现代主义先驱的革命派:乔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保罗·塞?#26657;≒aul Cézanne)、安德烈·德朗(André Derain)、胡安·格里斯(Juan Gris)、?#35759;?#21335;.莱热(Fernand Leger)和毕加索等。沃拉德牟利的手段是大量囤积某一位艺术家的作品,而后以高价卖出,虽然这种做法不乏批评者,但他也赏识并出版了例如塞尚、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和皮埃尔-奥古斯特·?#30528;?#29926;(Pierre-Auguste Renoir)等艺术家的传记——毫无疑问,他有着出众的品味和眼光。更为年轻的坎魏?#36134;?#28982;也?#27425;?#27779;拉德,但总体而言他更受艺术家、评论家?#32422;?#25910;藏家的敬仰。除却经纪人的身份,坎魏勒还是一位颇有声望的艺术史学家。他很早就意识到了毕加索《亚威农少女》的开创性和重要性。据称,他在看到作品的那一刻就决定要买下来。在许多人看来,坎魏勒可以当之无愧地被称为鉴?#22270;搖?#36825;可谓是艺术经纪人?#38750;?#30340;最高荣誉。

毕加索,《艺术经纪人安?#32426;?#33586;·沃拉德的肖像》,1910年春,莫斯?#30772;?#24076;金美术馆

《丹尼尔·亨利·坎魏勒(艺术经纪人)》,1956年,Julian Sander 画廊

到了二十世纪,全世界?#27573;?#20869;画廊数?#32771;?#22686;。恕不能逐一分析,我们将接下来的讨论?#27573;?#38480;定在那些人们可能听说过的美国画廊,但这并不代表它们比其他的画廊更具创新性、更成功或是更不幸。

纽约两间最古老的画廊(从十九世纪开始经营至近几年)在最早的时候?#38469;前?#40654;画廊的纽约分部。迈克尔·诺?#21525;眨∕ichael Knoedler),最初以法国画廊 Goupil & Company 总监的身份来到美国,在1846年开设了自己的空间。不同于彼时许多其他画廊,他取消了门票制度(当时通常收取约25美分),此举使他受到了不少关注。欢迎访客参观、有针对性地?#20381;?#20102;包含?#20998;?#21644;美国的当代艺术作品、着重呈现艺术家个展(这既能讨好艺术家,也在媒体赢得了?#27599;?#30865;)——这三点?#38376;檔吕?#25104;为了首位被邀请加入世纪协会(Century Association,由作家、艺术家和“文字及艺术业余爱好者”组成的著名俱?#26893;浚?#30340;艺术经纪人。他和家人共同经营的诺?#21525;?#30011;?#20173;?#26159;美国最?#31508;?#21644;受人敬仰的画廊之一。直到2011年,因为一连串的丑闻?#32422;?#22810;起欺诈诉?#24076;?#30011;廊不得不关闭。可能一百多年来他们在艺术界已经确立了举足轻重的地位,人们因为它是纽约历史最?#20973;謾?#26368;具影响力的画廊之一而信任他们,他们因此愈发自满,从而不顾专家的警告,将罗斯科、波洛克和马瑟韦尔等人的二级市场伪作转售给客户。这警醒了我们,艺术经纪人必须在交易中做好谨慎?#39029;?#20998;的调查。毕竟,声誉的建立需要日积?#21525;?#30340;努力,但稍有不慎就可能毁于一旦。

M.Knoedler & Company 画廊的内部陈设,1860-1880年。图片来自维基共享资源

诺?#21525;?#30011;廊长期的?#36203;?#23545;手威登斯坦画?#20173;?#26377;着更为丰富多彩的故事。同为家族企业(现由第五代人经营),威登斯坦画廊成立于巴黎,于1903年开设了纽约分部。他们对外向来十分避讳透露内部运作,但?#21019;?#26469;不缺博人眼球的报道和传闻。上世纪中期,乔治·威登斯坦(Georges Wildenstein)曾被指控销售二战期间?#32433;?#20174;犹太裔艺术经纪人那里劫掠来的艺术品,至今仍未有确切结论;1956年,诺?#21525;?#30011;廊起诉威登斯坦画廊涉?#24736;?#29992;私?#33402;焯角?#21548;诺?#21525;?#20869;部的电话。从各?#20013;?#38395;中我们不难看出,这?#19968;?#24266;的历史和它销售给世界顶级美术馆的大师作品一样精彩。

格特鲁德·卡斯比尔(Gertrude K·sebier)和克莱伦斯·H·?#31243;兀–larence H. White)于摄影分离?#23578;?#30011;廊的展览现场图,1906年2?#38534;?#22270;片来自维基共享资源

二十世纪还出现了许多以经纪人身份成名的画廊主,在名气方面,他们与自己展出的艺术家相比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27169;ˋlfred Stieglitz)于1905年成立了摄影分离派的小画廊(Little Galleries of the Photo-Secession),而今以其所在街道地址而闻名——291。画廊采用了简洁现代的装修风格,摒弃了大画廊常用的红色天鹅绒装饰,属于那个年代首批作出?#35851;?#30340;先驱。而成立于1931年的朱林·莱维画廊(Julien Levy Gallery)则将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带去了美国,也以首个举办鸡尾酒开幕式的画廊而闻名。斯蒂格里茨和莱维所喻示的是纽约社会对当代艺术高涨的热情,就算缺乏商业天分,也不是没有可能成为具有影响力的艺术经纪人。

萨尔瓦多·达利与他的作品?#24230;?#33258;画像》,朱林·莱维画廊,1941年。摄影:?#27492;?#26364;/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众所周知,斯蒂格里茨?#28304;?#38144;售有着模棱两可的态度,曾经有一位顾客上门提出希望买下一幅水彩画,但斯蒂格里茨却反问对方,把作品卖给他的理由是什么。莱维则在销售上十分下功夫,但彼时美国正在经历经济大萧条,对超现实主义的接受速度也比较缓慢,所以画廊经营并不景气。到了1942年,莱维因参军而暂停了画廊的运营,直至1949年,他完全终止了画廊事业。而斯蒂格里茨则因?#24335;?#30701;?#20445;?#20110;1917年关闭了291画廊。但这之后他仍在不同地方组织展览,最终在1929年开设了另一间画廊——An American Place。这间画廊的经营则?#20013;?#21040;了1946年斯蒂格里茨去世。

此外,还有两间由女?#28304;?#31435;的著名画廊,这两位画廊主也许没有过人的销售能力,但却因她们对艺术的热情和?#37117;?#32780;闻名。佩吉·古根海姆(Peggy Guggenheim)曾开设于伦敦的 Guggenheim Jeune 画廊只维持了一年多便关闭了,但她1942年于纽约开设的第二间画?#28909;?#24191;受赞誉。画?#28909;?#21517;为“Art of This Century?#20445;?#20301;于第五十七街上,整体空间因极具创新性的装置与灯光设计而闻名(由知名建筑师弗雷德里克·基斯勒设计),空间本身就是一处艺术品。Art of This Century 举办了许多当代艺术大师的首次个展,如杰?#25628;貳?#27874;洛克、马克·罗斯科、汉斯·霍夫曼和克利福德·斯蒂尔等,这也预示了纽约作为世界艺术之都的崛起。然而,虽然古根海姆拥有可观的个人财富,但她一直坚持要求收取门?#34180;?#25454;说,她的秘书在她外出时让学生和艺术家免费参观,她听说这点之后非常?#24352;?#20108;战结束之后,她离开了纽约,在威尼斯买下了一处住所。那时,许多艺术家?#23478;?#32463;离开了她的画廊,转投其他的新画廊以期卖掉更多作品。

佩吉·古根海姆肖像,经授权摘自《Encounters with Peggy Guggenheim》,Stefan Moses著,由Hardie Grant Books于2018年10月出版

贝蒂·帕森斯(Betty Parsons)就是那时涌现的一批新画廊之一的创始人。她也是《The Art Dealers: The Powers behind the Scene Tell How the Art World Really Works 》一书中第一位被采访的艺术经纪人(这本书由 Laura de Coppet 与 Alan Jones ?#29616;?984年由 Cooper Square Press 出版)。?#25910;咭讯?#27425;将此书赠予新入行的经纪人。虽然这本书如今?#36127;?#32477;迹于实体书店,但读者仍然可以在网上买到。讲起艺术品交?#36164;罰?#25105;们可以滔滔不绝地从古讲到今,但无论如何都比不上这本书对历史缔造者的采访来得更有价值。


鲜花

?#24080;?/a>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10-14 06:40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完美世界手游攻略
大家乐游戏官网 美国美女模特 pt电子怎么判断出分游戏 杨幂艳照门图片 福彩3d杀尾杀跨大全论坛 北京pk赛车的平台 银川小姐上门保健按摩 扑克赌博三公技巧大全 麻将斗地主棋牌 幸运飞艇如何看六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