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9968;?#23494;码
     
 

活跃在森林和草原上的塞罕坝摄影人

2019-5-6 09:43|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1104| 评论: 0|来自: 中国绿色时报

摘要: 本报记者 孙阁在河北省最北部的塞外高原之上,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叫“塞罕坝”。在这块让中外影人出好作品、眷恋一生的创作沃土上,有一群“塞罕影人”。和众多的摄影家相比,他们也许不能称之为“大家?#20445;?#21482;能称之为 ...

     本报记者 孙阁

        在河北省最北部的塞外高原之上,有一个美丽的地方叫“塞罕坝”。在这块让中外影人出好作品、眷恋一生的创作沃土上,有一群“塞罕影人”。

        和众多的摄影家相比,他们也许不能称之为“大家?#20445;?#21482;能称之为“摄影人”。与饱览名山大川的摄影家和用镜头剖解人间万象的新闻摄影工作者相比,他们创作的天地仅仅是塞罕坝这块140万亩的“华北明珠”。他们没有昂贵的摄影器材,有的只是与艰苦条件抗争的热情,对“塞罕坝精神”的深刻领悟。他们没有经历过正规的摄影?#23478;张?#35757;,有的只是与塞北坝上热土难离的亲情……

        我多年来与这些摄影人交往,从最老资格的摄影人秦德?#21483;?#20837;圈的李永东,但始终感到,无法很好地用笨拙的笔来描述这些可爱、可亲、可敬的朋友们……

        老将秦德

        提起“塞罕影人?#20445;?#39318;先应该提及的人是老将秦德,这是一个对塞罕坝摄?#22365;?#30528;特殊贡献的人。

        ?#28783;?#26377;名,一是?#23478;眨?#20108;是人品,三是他的聪明和勤奋。

        他的诸多好作品没有一幅在国内外任何一家媒体上发表过,但见过他的作品的人都会对他竖起大拇指。

        论其人形象,瘦小枯干,可以用弱不禁风来形容。但他可以用两个苹果和一瓶水在塞罕坝上转一天,支撑一天。

        ?#39029;?#35782;老秦是在1998年,那时我正负责工人技师考核工作。认识他是在他们的培训班上,秦德是这个班的学员。3天后,我便认下了他这个老师,向他学习摄影技术。

        在15天培训学习的过程中,我和秦德他们这批来自木兰林管局、塞罕坝机械林场的几十名老工人打成一片,这些工人的坦诚、朴实、热情和勤奋?#31508;?#25171;动着我。

        老秦自己说他没有学过多少东西,可周围的人都告诉我:“秦德是一个能人。”

        秦德之能,在于文化水平虽然不高,却在各方面透着灵气。

        到过塞罕坝的人,都赞美从第三乡林场到塞罕坝林场山门的十里路堪称是“十里画廊”。除了风光好,路两侧各种造型的木亭楼阁也成为风光的最佳点缀——这些建筑设计全都出自秦德的手?#30465;?/p>

        秦德之能,还在于他对摄影器材的熟悉。

        塞罕坝距?#26412;?00公里之遥,一些国家和地区新出了什么样的新式摄影器材,国内有什么货,老秦侃侃而谈,只因为他在?#26412;?#25215;德和国内许多地方都有一批搞摄影的朋友为他收集、介绍这些信息。

        老秦自费买了好多摄影器材,却每每成为摄影者的公用品。到坝上创作的摄影者谁没有带器材,只要和老秦说一声,老秦就会大大方方地让人取走,有的人老秦甚至根本不知道名字。同样,朋友们也用一片真?#20137;?#32769;秦,他想用谁的好装备,谁都会爽快地借给他。这些朋友认为,能真实反映塞罕坝风格和情调的作品,首推秦德。

        我曾问老秦为什么不发表作品、不参加比赛?老秦笑笑说:“我拍照片,一为留点念想,记录这块自己栽的林子。二来就知道哪里的景色好,什么时间拍摄最好,就可以带领朋友拍摄满意的照片。他们拍得高兴,我?#36879;?#39640;兴。”这,?#37096;?#20197;算是秦德之能吧。

        可叹,老将秦德已病逝多年。可叹,一代“无名”摄影家青山埋骨……

        塞罕坝“五小龙”

        在塞罕坝小一辈的摄影人中,颇有建树的?#31508;?#34987;人称为“五小龙”的王龙、刘亚春、?#26685;?#22269;、胡维林、赵亚民这5位弟兄了。其中,年龄最小的王龙是林场子弟,学美术出身,搞摄?#22365;械?#22825;独厚的理论基础。许多杂志都向王龙约稿,王龙是塞罕坝上的道地名人。

        王龙现在是继秦德之后的坝上摄影人的一位代表。他的热情豪放让中外摄影家们交口称赞。

        王龙不仅美术和书法功底深厚,其摄影作品更在国际比赛中?#28783;?#33719;奖,最好的一张照片被选进了2008年?#26412;?#22885;运会的场馆中。

        在坝上的寒冬时节,他常常一个人背着?#26519;?#30340;器材去很远的地方拍摄。有一次,他差点被冻死,?#31508;保?#20182;的妻子?#36153;?#26757;一边用雪搓他被冻僵的身体一边落泪。

        每到风光好的季节,王龙?#38469;?#20940;晨三四点就出发,有时半夜才归来。就是这种执著的创作精神让王龙成为塞罕坝摄影人中的“?#23186;?#19987;业户”。

        赵亚民是河北林专84届毕业生中被分配到塞罕坝林场、为数不多的“留鸟”之一。他毕业的那一年,从他们学院分配到坝上的毕业生近30人,后来有20多个人?#21483;?#35843;出林场,而他一直留在塞罕坝。70多万公顷的林场,他没有去过的地方不多,整天在野外作业,他比其他4个人有更多的拍摄机会。

        坝上要出《塞罕坝植物志》时,拍摄收集大?#31354;?#29255;的任务就交给了赵亚民。他跑遍坝上的角角落落,蚊子的叮咬,蛇和毒虫的侵袭,对于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

        利用10多年的时间,赵亚民拍摄了几万张塞罕坝植物图片,成功编辑出版了《塞罕坝植物志》这本图文并茂的小册子,成为记载坝上植物宝库的珍贵史料。

        “五小龙”创作团体中,机会最多的?#31508;?#21016;亚春。他的职位是塞罕坝林场总场的宣传办公室?#39749;巍?#24037;作要求和个人爱好让刘亚春的摄影故事特别特别多。

        刘亚?#32597;?#19994;于承德师专数学系,写文章却?#28783;导?#25253;,是塞罕坝上的秀才。现代化的办公设备,刘亚春都能玩得转。曾经,作为人教科的?#31528;?#38271;,刘亚春把全场2000多人?#32622;?#21035;类地编制到他的程序中。领?#23478;?#20160;么,他都能在几?#31181;?#20869;给提供出来。?#27604;唬?#21016;亚?#21644;?#24471;最好的,?#25925;?#29031;相机。

        刘亚?#33322;?#26377;的数码摄影设备是一台尼康D80——属于入门摄影者的低端产品,最好的镜头是尼克尔80-400毫米的变焦头,其余全是被摄影家称为“狗头”的次品镜头。而刘亚春之才,正在于他没有装备却玩得很精。

        这或许得益于他的钻研劲头。不少人这样评价刘亚春:“别看小伙子蔫不拉叽,确实有股钻劲儿。”

        坝上有一种鸟,学名叫黑琴鸡,当地人叫它“松鸡子?#20445;?#26646;息在树上或者草丛中。黑琴鸡黑体红冠,个体有小柴鸡大小,在塞罕坝上生存的数量和种群都比较多,是刘亚春主要的创作素材之一。

        好多人认为,刘亚春懂“鸟语?#20445;?#23545;此,刘亚春总是抿嘴一笑,顾左?#21494;?#35328;他。

        刘亚春经常观察黑琴鸡的生活状态和生活习惯。他知道每到鸟类求偶交配季节,雄鸟争夺与?#39047;?#20132;配权时,雄鸟之间经常有战争,而黑琴鸡的战争地点和时间很少会变更。它们总是习惯于在第二天的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进行战争的?#26377;?/p>

        刘亚春抓住这一规律拍摄了一张摄影作品,拍得是一只展翅跳跃中的“松鸡子”。其羽、其喙、其眼神、其爪清晰无比,称得上一幅绝佳作品。我正研究他是用什么镜头和什么数据指标拍摄时,很有摄影天分的塞罕坝林场书记刘海莹告诉我:“这张作品的著作权不应该是亚春,而应该是黑琴鸡——因为是黑琴鸡自己按动快门‘自拍’的作品……”

        玩笑之中道出了刘亚春的拍摄秘密。他把相机藏匿在草丛中,提前设置好了拍摄参数、焦点、景深等等,自制了快门线和快门?#22836;?#24320;关,把几十米的快门线延伸到黑琴鸡出没的地方,设置了“地?#36164;健?#30340;快门?#22836;?#35013;置,黑琴鸡就像“鬼子?#36744;?#22320;雷一样完成了拍摄作品的全过程。这一小小的摄影创意?#28783;?#26469;简单,做起来却凝结了刘亚春若干?#38590;?#36825;里面涉及的光学、物理学和生物学等多个方面的知识绝不是一两篇论文能说?#20204;?#26970;的。

        刘亚春为了拍摄一窝猎隼?#25925;?#23567;鸟的镜头,?#32676;?#20102;好多天。每当他走近帐篷时,鸟就?#23545;?#22320;飞走了。他一离开,鸟?#22836;?#22238;来哺食小鸟。于是他想出来一个好主意:在鸟不在的时候,他让女儿提前钻进帐篷里。当大鸟在远处观望的时候,他大摇大摆地钻进帐篷,然后女儿披着?#36335;?#31163;开帐篷。大鸟见“他”离开,安然地飞回鸟窝哺食小鸟。于是,快门?#32874;?#26469;,一张作品就这样问世了。

        这种精准的观察和钻?#26657;?#35753;刘亚春获取了很多鸟类科学知识,甚至他对鸟的哺食时间可?#36291;?#20934;掌握到几点几分,让人佩服之至。

        当摄影器材对拍摄佳作形成制约时,刘亚春就用物理学知识自制摄影器材,?#26893;?#25668;影装备的不足。

        他用电话线制作了长达百米的快门线,用一个小摄像头和相机联结在一起,用一路线控制相机快门,用一路线连接一个小小的监视器……他在百米开外,用一个18-55毫米的小小镜头就解决了500毫米以上的镜头都无法解决的问题。智慧让他解决了资金不足、器材不够带来的困扰。

        在陪一位摄影人拍摄时,为了搀扶对方,他架在三?#20598;?#19978;的那只最珍贵的80-400毫米的尼克尔镜头被风吹倒,镜头被生生地摔弯了。除了镜片还可以用,基本报废了。

        痛心之后,刘亚春开始琢磨如何修好这一摄影家当。尽管他的手中只有一?#35757;?#28889;铁,但经过仔细地拆开、仔细地钻?#23567;?#20180;细地设计修理方案等,他?#25925;?#25509;好了3根头发丝一样的控制线,?#32422;?#38236;头筒的较正、螺丝的连接等,耗?#27604;?#22825;三夜。

        修好后,我们多人试拍过,这只镜头在质量上、锐度上、色差色准和解像力等多项指标上,与一只新镜头没有多大差别。

        如今,“五小龙?#24065;?#32463;成为坝上摄影人的领军人物,他们带出一大批“徒弟”——林树国、张向?#25671;?#32834;鸿飞、李永东……都?#21483;?#25104;为坝上小有名气的摄影高手。

        大家对于他们赞许的地方?#27604;?#19981;只摄影一项,更多地在于做人和做事。“塞罕坝的林子长起来了,是上一辈人的功劳。对于我们这一代人,保护的责任越来越大。我们用镜头记录下来林子?#27801;?#30340;故事,揭示一些塞罕坝将来发展面临的问题,还可?#38498;?#21796;更多的人来关注这片?#27801;?#19981;?#20303;?#20445;护更难的森林。”

        执著的钻?#26657;?#26080;私的奉献,典型的吃苦耐劳,成为塞罕影人的精神内涵。塞罕坝上的摄影人层出不穷,用镜头宣传着塞罕坝,保护着塞罕坝。


鲜花

?#24080;?/a>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21482;?#29256;|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10-16 05:23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完美世界手游攻略
重庆时时彩走势 北京赛车6码倍投计算方案 广州按摩女打飞机 骰子单双最多连续出现多少次 新时时倍投 天天乐百人炸金花棋牌 香港最快現场开奖结果 mg花花公子爆奖截图 武汉酒店小姐 3d胆拖投注表价格表